低級的騙保大戲何以反復上演?
發布時間:2018-11-16  瀏覽次數:   來源:中宏網 字體大小:【

  雇人住院,病名隨機,管吃還給錢……近日,央視新聞曝光了沈陽市于洪區濟華醫院、沈陽友好腎病中醫院內外勾結、騙取醫保費用的丑聞。病人是演的、診斷是假的、病房是空的……這看似荒誕可笑的鬧劇背后,卻是國家醫保資金大量流失的嚴肅現實。

  低級的騙保大戲何以反復上演?

  眾所周知,醫療保障制度是社會保障體系的重要一環,是確保居民“病有所醫”的重要機制。單位和居民個人繳納的基本醫療保險費用,在統籌機制的作用下,有力地緩解了老百姓“看不起病”的現象,造福萬千居民和家庭。就是這樣一項人人獲益的制度,卻在現實中屢屢出現碩鼠盜洞的現象。掛床騙保、冒名報銷、醫保卡濫用……一些人和機構竟然將騙取“保命錢”“救命錢”做成了一門買賣,讓人頗感痛心。

  這起事件的發生只是醫院騙保的冰山一角。揆諸報端,類似騙保新聞屢見不鮮。此前據媒體報道,在貴州部分地區,醫院騙保幾乎成為一種行業“潛規則”。六盤水市抽查定點醫療機構135家,存在騙保現象的有107家,高達76.30%;安順市抽查定點醫療機構41家,騙保問題查出率達100%。醫院騙保手段是五花八門,令人嘆為觀止。本該一心救死扶傷的醫療機構,卻把精力放在如何騙取國家醫療保險金上,讓人憤恨。

  看起來“雙贏”的交易,蠶食的是國家醫保基金,侵害的是全體參保人員的利益。一個并不難理解的常識是,醫保池的資金是相對固定的,有騙保的發生,意味著資金的流失,最終用于醫保建設的資金會相應減少,最終影響到社會的公共福利。

  事實上,醫保基金并不寬裕。有媒體援引人社部公布的統計數據顯示,2017年1—10月,醫保基金收入14510.7億元,基金支出11047.7億元。另據《中國社會保險發展年度報告2016》顯示,2016年職工基本醫療保險統籌基金累計結存7772億元,比上年增長18.3%。這樣的水平,雖總體平穩,但部分醫保統籌地區仍存在超支風險。這個時候,如果醫保基金還要在花式坑蒙拐騙中被打秋風,老齡化加速度來襲的中國,還有多少這樣的血汗錢經得起灰黑利益鏈如此揮霍?

  這些年,醫保騙保事件屢禁難絕,早就從“打醬油買肥皂”升級到“規模化合謀騙補”的荒唐境地。盡管人社部多次回應:將大力打擊醫保欺詐、騙保的行為,完善醫保定點機構的管理和退出機制,但是在實際醫療行為中,正規醫療機構的騙保行為已經成為醫保基金管理中的巨大風險、且沒有之一。

  有人說醫保騙保是利益分成機制的問題,也有人說醫保騙保是醫衛工作者的職業素養問題,還有人說醫保騙保是刑罰綿柔下手不力的問題……這些說辭,或有道理,但論說到底,守門人缺位、監管者失責,這才是最具象最直接的真問題。大眾媒體能察覺的驚天內幕,為什么專業監管失聰失明?患者和家屬都心知肚明的規則貓膩,為什么地方職能部門又后知后覺?

  制度設計若沒有窮盡責任之力,道德和法治恐怕永遠都會鞭長莫及。眼下,真相要厘清、權責要對等,除此之外,我們更要思考的是:低級的騙保大戲究竟騙過了誰?

低級的騙保大戲何以反復上演?

  嚴厲打擊醫院騙取醫保行為,是有法律依據的。2014年4月21日,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八次會議,對現行刑法和刑事訴訟法7個法律適用問題作出解釋。其中規定,“以欺詐、偽造證明材料或者其他手段騙取養老、醫療、工傷、失業、生育等社會保險金或者其他社會保險待遇的,屬于刑法第266條規定的詐騙公司財物的行為。”可見,騙取醫保等社會保險金,是在騙取國家公共資源,騙保者理應受到刑事追責。

  國家人社部和公安部曾聯合下發《關于加強社會保險欺詐案件查處和移送工作的通知》,明確對于“醫保卡套現”、醫保藥店刷“非藥”、冒領養老金等涉嫌社保欺詐犯罪的行為,將移送公安機關,并追究其刑事責任。

  可見,對于醫院騙保行為,不能止于紀律處分。首先,將騙保“入刑”,應從立法層面進行明確和規范,并制訂具體操作細則。同時,防范和打擊騙保行為,需要制度協同。社保部門應與公安、民政、醫院、社區等建立信息共享機制,密切協作,齊抓共管,標本兼治,綜合治理。特別是,預防和打擊騙保行為,需從細節上把關,盯牢社會保險金等公共資源。比如,建立審核基本社會保險金領取資格和條件的規章制度,完善、規范發放辦法,推行舉報騙保行為的獎勵制度,形成社會監督、群防群治的合力。

  應該加大醫保中心和醫院之間的博弈,醫保中心有必要強化審核和監管力度。可以想象,如果醫保中心能夠像商業保險機構那樣,騙保的概率是不是會低很多?醫院和患者再怎么合作,偽造終究是偽造,如果醫保中心能夠充分審核,應該可以減少騙保。醫保中心不僅是個醫保支出機構,也擔負著資金的守護者角色,應該更多借鑒相關領域好的做法,探討各種方式,真正盡責起來,為民眾守護好救命錢。

  除了嚴懲之外,我們更應該反思當下的醫療體制。鐘南山院士曾指出,“現在大醫院都在拼營業額,而不是拼搶救率。”大醫院如此,小醫院為了生存抑或是多發點獎金與福利,也更想通過造假的辦法套現了。不必諱言,只要我國的醫院仍然以盈利為目的,像企業那樣重視營業額和利潤,無論醫保的報銷比例如何提高,總會有人動起醫保的腦筋。

【加入收藏】 【打印此文】【關  閉】
圣诞企鹅简笔画图片
11选五免费计划软件 pc蛋蛋幸运28预测软件下载 重庆时时官方网站 北京pk10怎么看走势图 宝彩娱乐安装 重庆时时彩是正规的吗? 利宝娱乐官网 重庆时时彩新规律公式 新时时模拟器 重庆时时现场开奖结果直播 吉林时时票开奖结果查询 广东11选5计划软件最新版 二八杠棋牌游戏平台 好彩客正版官方网下载 中国竞彩网首页 E世博是什么公司